电话服务据点

Valid XHTML 1.0 Transitional

目前位置>首页>真实案例

前男友简讯扰6年…她忧郁 判赔56万

【联合报╱记者熊乃祺╱台北报导】 2008.10.07

黄姓女子与已婚张男友分手後,张频以简讯、电邮骚扰,长达6年,黄女有时一天接到20通电话,被迫更换三十多次号码,仍无法躲过,不但听到电话声响就怕,还要靠镇定剂入眠。

黄姓女子以性骚扰防治法规定,向法院诉请张姓男子赔偿精神损失50万元及十六万余元医药费。法官认为,张姓男子长期以粗鄙词句批评黄女,并一再纠缠要求性交易,构成「以传送文字损害人格尊严,并使黄感受到敌意」的性骚扰行为,裁定张赔偿十六万余元医药费,还要支付40万元非财产损害。

黄姓女子指控,89年间,她受雇张姓男子经营的公司,并与张交往,後因对方已有家庭,两年後分手,不料,张每日拨打她电话骚扰,还辱骂她父亲及室友,挑拨父女及朋友感情。她为了逃避,更换电话号码三十多次,因此罹患忧郁症、严重失眠、暴食症,且极度焦虑、恐惧电话。

当时,她无法正常工作,靠网拍谋生,张姓男子却利用得标方式,取得她电子邮件信箱,频寄不堪入目信件骚扰,还跟踪她,导致她得靠镇静剂、安眠药度日,4年来已花了十六万多元医药费。

张姓男子反驳说,他到酒店消费认识黄女,并聘她到公司担任业务,後来黄女离职从事网拍,贩售色情商品,他基於善意,以电话、电邮劝导,但她屡劝不听,他才以严苛下流的话刺激。他强调,黄女长期作息不正常及服用大量药物,才有躁郁等症状,与他无关。

法官调查,黄姓女子从九十一年起即因忧郁疾患就诊,并曾向医师表示系男友不愿分手、前老板持续以简讯骚扰,经医师诊断,骚扰事件或许是发病及无法痊癒原因,认定张要负赔偿责任。

返回真实案例